PISA成绩紧跟芬兰,领跑欧洲,这个小岛国如何完成教育逆袭?

时间:2019年06月12日 来源: 顶思 浏览:1287

字体放大字体缩小

原创: 巴山

爱沙尼亚,用“小国寡民”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国土由2222个岛屿组成,国土面积总共42388平方公里,全国人口130万左右,西向波罗的海,北临芬兰湾,东望楚德湖,与芬兰隔海相望,私交甚好。

爱沙尼亚却素来以高科技著称,目前为止还是世界高收入经济体之一。教育方面,虽然在2010年PISA排名第13位,但却远高于OECD的平均水平的情况下,在2016年更是杀入5强,与芬兰为一时瑜亮,领跑欧洲,这也不仅让人疑问爱沙尼亚在教育方面有着哪些过人之处,又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01  数字化教育原来可以这么玩


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市的教室里,班主任Riina Leppmaa透过电脑屏幕看着她的学生们,今天她为她的3年级班上数学课,所有练习题都显示在互动式的SMART Board数字白板上。


6.12.jpg

SMART Board在爱沙尼亚学校普遍推广


Leppmaa老师在此白板上书写、显示文字或播放影片,此刻她出了一道数学题:有7个人搭上1辆公车,但车上只剩2个座位。多少人必须站着?立刻,白板上显现了4个答案供学生选择。

 

每个学生面前有一张印有类似QR码的卡片,卡片的4个边上各印有一个答案代码:A、B、C或D。学生们把自己选取答案的一边向上举;与此同时,老师只需要拿起平板电脑对全班扫描一下,短短几秒钟就知道谁对谁错,然后学生的练习题结果将会自动显示在SMART Board上。

 

这些在爱沙尼亚早已在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自1998年起,所有的爱沙尼亚学校都已联网,同时将在2020年,全面实现教科书数字化”。

 

目前为止,爱沙尼亚有近600所学校,并建立了广泛的学校网络和配套的教育机构,其体系由国立、市立、公立和私立机构四大部分组成。

 

正如位于首都塔林的一所中学的校长所言,每个教室都备有数字投影机和扩音器,有些教室也设有SMART Board,此外不管是哪一个科目,在进行一般性授课时都会定期在电脑室进行。”

 

此外,学校还提供程式设计与机器人学作为选修科目,同时也对此提供足够两班人数使用的平板电脑和手提电脑设备,还有就是校园全面覆盖WIFI,就连孩子们休息的沙发扶手旁边都提供充电插座。



02  电子化可减轻教师负担,但不是全部


无论是课堂学习,还是考试,爱沙尼亚都已实现电子化,他们可以通过手机、平板、笔记本完成整个学习过程,但我们难免会疑问,面对全世界都在担忧孩子上网成瘾,成为“低头一族”,他们又是如何面对让万千中国家长头疼的问题呢?

 

一位爱沙尼亚中学校长的话耐人寻味,“与其去禁止,不如去引导孩子们,学习应该如何面对问题。

 

面对外界误解,校长解释说:重点不在把所有东西都用数字化处理,而是我们期望教会孩子们如何用对最好的方式去妥善地使用科技。”当然,这里的学校也不乏大堂课教学、笔记本和书籍。

 

这些数码科技协助学生们学习。Leppmaa老师补述,“这些孩子热爱SMART Board,因为透过它我可以将文字拉大而让他们能看得更清楚。此外,作为教师,我还可以采用更多例如图案、短片等等教材,能让大部分学生觉得上课变得更有趣

 

数字化不仅能援助孩子们学习,某些科技性教材的采用也让学习变得更有效率。

 

自2002年以来,全国的爱沙尼亚学生都在使用一个名为“ekool”的数字化“班级通讯录”,教师们在此填写他们刚上过的课程内容、作业、缺席人名,家长们因此可以看到与自己孩子相关的资料并且传送讯息给教师,或者为孩子的缺席道歉。


6.13.jpg

图片来自网络


物理与数学老师Markus Reischl确认数字通讯录确实减轻了老师们的负担。当他于1999年刚到校任教时,必须用手写下两页的学生姓名,费时甚多,“利用ekool之后,我只需要每周花一个小时就能完成通讯簿所有必要资料的填入”,而且所需的纸张量也大幅减少。

 

当然这也很容易让人引发质疑,如何解决信息安全的问题,确切地说如何保护学生、家长、老师以及学校的信息安全?事实上,每位教师只能看到特定的信息,例如,只能看到自己所教授科目的学生成绩信息,无法看见学生在其他科目的成绩。

 

更何况,如果有任何学生发觉有人进到他们的帐户内就一定会立即跟老师报告。这些数字化资料并不是储存在学校的服务器上,而是在一个经营ekool工具的专业公司内。

 

学校的治理者认为,问题并不大,“若真有人存心要进到数据库,那是什么也挡不了的。”但从ekool所带来的效益来看,远胜过对这类疑虑所带来的困扰。

 

而爱沙尼亚普遍的社会共识是,孩子们学习新兴技术是件好事,数字化势在必行,这也渐渐成为爱沙尼亚的典型心态。



03  从一穷二白到欧洲强国,怎么做到的?


1991年苏联解体时,爱沙尼亚一多半的人没有电话,大使馆与对外的联系还是通过老邻居芬兰的“手机”,从而与世界保持着联系。就是在这样一穷二白的背景之下,爱沙尼亚经过不到30年的发展,成为世界高科技的领先者:


2000年,黑客创建了Skype一时风靡全球;

2007年,爱沙尼亚允许大选在线投票,因其拥有了世界上速度最快的网络;

2016年,130万公民可以用手机支付停车费,并将自己的健康记载储备于云端;

2020年,全国实现无纸化教学、办公。 


1992年,第二次独立后的爱沙尼亚正式成立政府,马尔·拉尔(Mart Laar)担任总理,因内阁成员的平均年龄仅为35岁,而被称为欧洲最年轻的一届政府。

 

改革创新向来都是年轻人的专利,于是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合理的税收政策,开放自由贸易,健全货币以及私有制等等,让爱沙尼亚经济一下子跟打了鸡血一样,突飞猛进!

 

最初,爱沙尼亚面对的是一穷二白的局面,但这并没有难倒爱沙尼亚人民,对发展科技最为重视。尽管困难重重,在升级数字电话时,爱沙尼亚还是拒绝了苏联老大哥的援助(给的设备实在太破,是70年代的老古董),撸起袖子自己干,并建立了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数字化系统。

 

随后政府率先将科技引入教育:

1998年,所有的学校都可以在线上网;

2000年,全国联网,免费Wi-Fi随处可见,全面推进数字化教学。

2012年,政府与公司合作,向全国推广Proge Tiger(“编程虎”)计划,旨在向五岁儿童传授编码的基础知识,比奥巴马的1小时编程计划足足早了3、4年!

 

在教育问题上,爱沙尼亚向来不吝啬。经合组织(OECD)指出,爱沙尼亚每年将国内生产总额的5%编列为教育支出,并迅速让这个只有130万人口的波罗地海小国家一跃成为欧洲的科技先驱。


6.14.jpg

图片来自网络


从没有土地登记册到成为无纸化的科技领先者,爱沙尼亚仅仅用了8年时间!


与芬兰和加拿大一样,爱沙尼亚试图最大限度地将学生最终走学术还是职业道路的选择推迟,直到孩子们15、16岁的时候才会面临这样的抉择。


马特·莱德梅茨认为,“这更加有助于学生在日后的生活中找到工作,因为更好的数学和读写能力可以使他们更容易适应人才市场的改变并获得新的技能”。





责任编辑:杜小娟

分享: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

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成效,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